【可憐天下父母心 要求人道對待天安門母親 還死難者公道】

【可憐天下父母心 要求人道對待天安門母親 還死難者公道】

2020年5月10日


母親節是孩子對媽媽獻上感謝與祝福的節日,但作為人母的「天安門母親」,只能孤單地渡過她們的母親節。

在「六四」屠殺中痛失親兒,對於「天安門母親」來說是無法挽回的事實。時間的流逝未能撫平她們的傷痛,中國政府無情的打壓反而不斷提醒她們「六四」屠殺並沒過去。「天安門母親」堅毅不屈尋訪「六四」死難者資料,向中國政府提出「真相、問責、賠償」訴求。可惜,在這個尋求正義的過程中,難屬亦成為受迫害的一群。當中不少成員遭政府監視、跟蹤、騷擾及迫害,更有難屬及傷殘者,因失去家庭支柱或被剝奪社會保障的權利而生活潦倒,苦不堪言;甚至親人忌日,也只能在公安的監視下拜祭。中國政府不但拒絕回應難屬的訴求,更對這群年邁的母親不斷打壓。

不少「天安門母親」已是七、八十歲的老人,她們根本不會為國家帶來威脅。作為母親的心願,是希望為死去的兒女討回公道,希望可以在清明、「六四」等日子公開拜祭兒女。

31年來,數十位「天安門母親」和父親逐一去世。暫知去世母親包括:

1.金亞喜:「六四」死難者程仁興母親,2019年4月9日去世,終年93歲。金亞喜是湖北農婦,曾抱著亡兒的遺像懸樑自盡,幸獲救。2018年,金亞喜摔了一跤股骨折斷,嚴重骨質疏鬆,不能動手術。

2.高捷:「六四」死難者蘇欣母親,2018年12月突發心臟病去世,終年81歲。高捷是北京橡膠六廠退休幹部。丈夫於1988年病故。短短兩年間,高捷相繼失去兩位摯親,尤其是女兒的死更讓她無法接受,因心情常年壓抑身患直腸癌。

3.李雪文:「六四」死難者袁力母親,2018年2月10日因病醫治無效去世,終年90歲。李雪文年老體衰,但依然坐輪椅參加萬安公墓的祭奠活動。

4.徐玨:「六四」死難者吳向東母親,2017年4月24日上午8時51分去世,經歷8年抗肝癌治療,在家中逝世,終年77歲。徐玨2009年確診患結腸癌,雖成功做了切除手術,其後發現轉移到肝部,曾多次進行肝臟腫瘤切除手術,堅強與癌症抗爭。

5.張桂榮:「六四」死難者劉永良母親,2013年因肺癌病逝。

6.程淑珍:「六四」死難者趙德江母親,首鋼公司勤雜工,2013年去世。

7.劉建蘭:「六四」死難者李浩成母親,2012年7月27日於天津家中去世。劉建蘭是樸實的農村婦女,提起已故的遇難兒子,總是淚流不止,傷心不已。

8.索秀女:「六四」死難者何世泰母親,2012年5月23日發作心梗搶救無效,於北京醫院病逝,終年76歲。兒子遇難後,索秀女一直病魔纏身。索秀女雖屬低收入家庭,當生活還過得去時就表示不再接受人道救助,讓有限的捐款多給些有困難的家庭。

9.李淑娟:「六四」死難者任建民母親,2011年去世。

10.潘木治:「六四」死難者林仁富母親,家庭婦女,2011年去世。

11.王培靖:「六四」死難者張向紅母親,科學院情報所幼稚園老師,2011年去世。

12.孫秀芝:「六四」死難者劉春永母親,2007年3月去世。自從兒子遇難後,孫秀芝靠在街口擺攤賣茶葉蛋維持生計,風雨無阻。她還有一個長子,但因胞弟的死受到強烈刺激導致精神失常,基本上喪失謀生能力。孫秀芝罹患癌症兩年,但一直咬緊牙關忍受,從未向天安門母親透露,每次給她送救助金,她除了表示感謝從不提起家裏的困難。

13.李貞英:「六四」死難者欒沂偉母親,退休會計,2006年3月病故。

14.姚瑞生:「六四」死難者蕭波母親,2005年去世。兒子遇難後因過度悲傷一直臥床不起,受疾病折磨十多年。

15.孟金秀:「六四」死難者劉鳳根母親,2004年初病故。「六四」後,親人不忍把兒子的消息告訴她,只是說他失蹤,孟金秀亦一直盼望著兒子回來。

16.周淑珍:「六四」死難者王爭勝母親,居委會主任,2003年去世。

17.蘇冰嫻:「六四」死難者趙龍母親,2001年1月15日去世。蘇冰嫻是中共中央編譯局退休幹部。蘇冰嫻與丈夫萬萬沒有想到兒子會被解放軍槍殺。此後他們公開站出來為兒子伸張正義,成為「六四」難屬群體積極活動分子。2000年4月1日,蘇冰嫻為接待愛德格•斯諾夫人的來訪,與國安當局奮力抗爭。4月3日,蘇冰嫻被便衣員警強行綁架帶走審訊,更被脫去所有衣服鞋襪搜身,被關押24小時才獲釋。

18.韓淑香:「六四」死難者石岩母親。

19.孫淑芳:「六四」死難者李評母親。

20.楊世玉:「六四」死難者何潔母親。

21.王雙蘭:「六四」死難者包修東母親。

22.田淑玲:「六四」死難者楊振江母親。

23.張振霞:「六四」死難者軋愛國母親。

24.王桂榮:「六四」死難者崔林峰母親。

25.張淑雲:「六四」死難者倪世聯母親。

26.譚淑琴:「六四」死難者奚桂茹母親。

仍然在世的123位「天安門母親」群體成員亦多是年邁老人,部分更體弱多病。他們最大的心願,就是在有生之年,中央政府能與難屬公平對話,合理、合法解決「六四」問題。但他們的訴求,中共政權依然不聞不問不回應。不管時間過去多久,一日未能為死難者和難屬尋求正義,我們都與「天安門母親」同行。

在即將到來的「六四」31周年,支聯會敦促中國政府:立即讓為人父母、夫妻、子女的他們都能自由地到墳前拜祭、追悼親人,讓他們不再遭受任何白色恐怖、監視、騷擾、恐嚇、逼迫和懲罰等不人道對待!

支聯會強烈要求中國政府調查並公開「六四」真相,追究屠殺責任,還死難者公道。

備註:

1.去世「天安門母親」群體成員名單:吳學漢、蘇冰嫻、姚瑞生、楊世鈺、袁長錄、周淑珍、王國先、包玉田、林景培、寇玉生、孟金秀、張俊生、吳守琴、周治剛、孫秀芝、羅讓、嚴光漢、李貞英、鄺滌清、段宏炳、劉春林、張耀祖、李淑娟、楊銀山、王培靖、袁可志、潘木治、蕭昌宜、軋偉林、劉建蘭、索秀女、楊子明、程淑珍、杜東旭、張桂榮、趙廷傑、陸馬生、蔣培坤、任金寶、張淑雲、韓淑香、石峰、王桂榮、田淑玲、孫淑芳、陳永朝、孫恆堯、徐玨、王範地、李雪文、王雙蘭、隋立松、張振霞、蕭書蘭、譚淑琴、金亞喜、高捷、周國林、郝義傳等共59人

2.天安門母親網頁:http://www.tiananmenmother.org

2019年【六四30周年】天安門母親群體「三十年的堅定守望者」

「我想和所有關注六四慘案的朋友門共同分享來自於當年失去親人的難屬們講述的痛苦。每個家庭一夜之間突然失去兒女,丈夫,妻子,那一夜讓所有的家庭猶如跌入萬丈深淵中,再無光明。我們不畏強權堅持了三十年,堅守著真相,賠償,問責三項訴求,要求政府依照法律解決六四慘案黑我們和中國帶來的悲劇性的災難,至今政府依然置之不理。我們呼喚所有有血有肉的中國人和我們站在一起共同譴責當年以政府利用公權動用軍隊光天化日之下的殺戮罪行!熱愛和平,制止殺戮、尊重生命是我們每一個人的責任。這是不分種族和國籍的擔當。」

———六四30周年「天安門母親」發言人尤維潔女士

Youtube 連結


「六四」難屬《探訪紀實》── 採訪序

1989年6月4日的大屠殺將至25周年,25年來難屬們是怎樣度過這漫長艱難地歲月,她(他)們的生活狀況如何?尤其是身在外地的難屬們,一直是大家所牽掛的,因此在京的難屬決定前去各地看望她(他)們。


http://youtu.be/cmqZzQayK54

我和尹敏老師去遼寧大連,鳳城,內蒙古包頭和臨河4個地方,看望5家難屬。經過近25年的時間,每個家庭都發生了很大變化。生活雖然有所改善,但身體卻每況愈下。有的經不住這沉重地打擊而過早離世;有的則重病在身臥床不起,五個家庭的情況各有不同,她(他)們的生活現狀令人堪憂。

在這五家難屬中老年喪子的4家,中年喪夫的2家。其中石峰一家喪子又喪夫,這人間悲劇剎那間降臨在這些無辜善良的人們頭上。我們為之感到心痛。

難友們見面尤為難得更顯其珍貴,心與心的交流,自然且直接。相見尤如久別的親人,笑在一起,想起逝去的親人,淚流在一起。

回到北京已多日,我們的心情一直無法平靜。

他(她)們能夠保持樂觀的態度,堅強的生活,別無所求。只盼望為親人討回公道的那一天!

───張彥秋

清華大學碩士研究生周德平── 探訪曹長仙

遇難者:周德平,男,遇難年齡,24歲,清華大學無線電電子學系{現電子工程系}碩士研究生。 89年6月3日晚上,他獨自外出,遇戒嚴部隊掃射,頭部中彈,死於同仁醫院,同年7月6日由校方確認,8日遺體送八寶山火化。

「這是周德平的姐夫心情沉重的一段回憶,一個有才華的學子就這樣倒在冷血的戒嚴部隊的槍口之下。你們的血不會白流,黑暗總會過去,中國的未來一定是民主的社會,人們可以自由地生活在這片土地上,再也沒有殺戮,再也沒有流血,再也沒有獨裁統治下的暴政。 」

 
在北京時,我只知道他的父親周治剛因病已在幾年前就去世了,他的母親曹長仙還在,我見過他母親的照片,給我印像一只眼睛有些毛病,不能完全睜開,只能半閉著。他有兩個姐姐,一個姐姐家住在湖北仙桃市,還有一個姐姐在老家務農。平常和我們有聯系的是住在仙桃市的姐姐,因為,每年給他母親的人道捐款是通過他的姐姐給他母親送去的。我們要找到曹長仙,就要聯系到住在仙桃市的姐姐周小姣,讓她帶著我們去見她的母親。

《大地之子》陳永廷── 探訪陳永邦、陳永朝

遇難者:陳永廷,男,死亡年齡20歲,89年6月3日晚被打死在天安門廣場上。死亡申請人為學校的老師。

「約在08年或09年時,四川的陳雲飛給張老師寄來陳永廷的學生證及墓地的照片,張老師把這些照片交給丁老師,在我們遇難者名冊中他是第202名。根據學生證上的信息,只知道他是中央民族學院的學生,家是重慶酉陽縣人,土家族,其他一概不知。因此,在這次看望外地難屬活動中,我們接受了一個任務,就是要去尋訪陳永廷的家人。 」

這是一個感人的真實故事,感人的是,中央民族學院86級經濟系學生陳永廷,在“六四”慘案中被打死後,為了尋找他的家人,牽動了很多人的心。這又是一個凄涼的故事,凄涼的是,一個從深山裡走出來的農家孩子,來到首都北京讀書,其背後是他的父母、兄弟沉重的負擔和一貧如洗的生活為支撐,無論誰看到他的家境,都會不禁潸然淚下。

《兒子被打死了,我不甘心》── 探訪金亞喜

遇難者:程仁興,男,遇難年齡25歲,武漢華中師範學院外語系英語專業畢業,中國人民大學蘇聯東歐研究所87級雙學位畢業生。 89年6月4日凌晨於天安門廣場國旗桿下腹部中彈,送北京人民醫院因未能及時搶救,流血過多死亡。

「安息吧,程仁興!你帶著遺憾離開這冰涼的世界​​,你不能為你的父母盡孝,我們所有在六四大屠殺中失去親人的天安門母親群體,會帶著愛關注著你的母親。我們會和你的母親一起替你討回公道,你的生命不會就這樣無聲息地逝去。 」


我和郭麗英從仙桃市采訪難屬回到武漢後,將要從武漢坐大巴去湖北鹹寧市通山縣看望住在那裡的難屬金亞喜,她的兒子程仁興遇難於六四大屠殺中。